类别
联系我们

地址: 成都市北大街100-102号东座2单元3号(二分所地址)

电话: 028-66529175

手机: 13608197694

邮箱:

联系人: 王琦

 

南海糊涂仙作品专辑【4】《梅花别名五十例》九州墨韵:制作:陈玉桥
发布于:2020-02-10 01:51:04   浏览:15

  作者简介:姓名:陈玉桥。网名:南海糊涂仙。性格:开朗,广交贤士 。籍贯:河北省,唐山市,玉田县,散水头人士。爱好:古韵七绝。九州墨韵诗人,永诚团队诗人,舞蹈家,喜好游山玩水,旅游。职业:做养老事业。出生于:一九五三年,四月,二十九日。

  梅花的代称。林逋《山园小梅》:“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王安石《梅花》:“墙角数枝梅,凌寒独自开。遥知不是雪,为有暗香来。”“风亭把盏酬孤艳,雪径回舆诏暗香。”

  喻梅花。宋 王十朋《雪中寄梅花与清之大老》:“分赠鹿岩龙穴友,异时俱是百花魁。”又借喻美女。明 无心子《金雀记·掷果》:“午夜漏声催,行踪问者稀。天街游乐处,看尽百花魁。”

  梅花的别称,谓其冰清玉洁。清 江炳炎《淮甸春·自题纸帐梅花》:“闲门客里,叹年年辜负,西溪游屐。约与冰魂同小住。”《二十年目睹之怪现状》:“芳心恐负,正酒醒天寒时候。唤鸦鬟招鹤归来,请与冰魂守。”苏轼《松风亭下梅花盛开》:“罗浮山下梅花村,玉雪为骨冰为魂。纷纷初疑月挂树,耿耿独与参横昏。”

  本指兰花。《左传·宣公三年》:“兰有国香。” 黄庭坚《书幽芳亭》:“兰之香盖一国,则曰国香。”后又借指多种花卉,也成了梅花代称。苏轼《再和杨公济梅花十绝》:“凭仗幽人收艾蒳,国香和雨入青苔。”

  梅花。因其凌寒开放,故称。唐 张谓《早梅》:“一树寒梅白玉条,迥临林村傍溪桥。” 柳永《瑞鹧鸪》:“天将奇艳与寒梅。乍惊繁杏腊前开。”明 何景明《二月见梅》:“二月寒梅开满枝,素心宁与艳阳期!”

  多指梅花。以其开于百花之首,故称。宋 卢炳《烘堂词 汉宫春》:“向暖南枝最是他潇洒,先带春回。因何事向岁晚,搀占花魁。”

  梅的拟人之称。谓其能传递春的信息。元 龙辅《女红馀志·梅》:“南华封梅为寄春君。”

  绿萼梅的别名。清 厉荃《事物异名录·花卉·梅》:“《梅谱》:绿萼梅,北之九疑仙人。”

  蜡梅的一种。亦简称为“九英” 。《广群芳谱·花谱二十·蜡梅》引《梅谱》云:“子种,不经接,花小香淡,其品最下,谓之狗蝇,后讹为九英。”

  指腊梅。其花瓣色黄如金。耶律楚材《谢王巨川惠腊梅因用其韵》:“雪里冰枝破冷金,前村篱落暗香侵。”

  寒天的花。多指梅花。杜甫《舍弟观赴蓝田取妻子到江陵喜寄》:“巡檐索共梅花笑,冷蕊疏枝半不禁。” 张元干《十月桃》:“撩人冷蕊,浑似当时,无语低鬟。”明 张祥鸢《水边梅》:“暗香稍稍能相媚,冷蕊娟娟不自持。”

  梅花的代称。曾巩《忆越中梅》:“今日旧林冰雪地,冷香幽绝向谁开?”姜夔《念奴娇》:“嫣然摇动,冷香飞向诗句。”明 高启《梅花》:“翠羽惊飞别树头,冷香狼藉倩谁收?”梅尧臣《依韵和正仲重台梅花》:“冷香传去远,静艳密还增。”陈维崧《二郎神·咏梅子》:“算颗颗冷香松脆,想尔料难胜口。”

  又指花、果的清香。唐 薛能《牡丹》:“浓艳冷香初盖后,好风干雨正开时。” 王建《野菊》:“晚艳出荒篱,冷香着秋水。”另外,还借指美女。清 侯方域《梅宣城诗序》:“‘昔年别君秦淮楼,冷香摇落桂华秋。’冷香者,余栖金陵所与狭斜游者也。” 纳兰词《齐天乐·塞外七夕》:“羁栖良苦,算未抵空房,冷香啼曙。”

  梅花代称。传说隋开皇中,赵师雄于罗浮山遇一女郎。与之语,则芳香袭人,语言清丽,遂相饮竟醉,及觉,乃在大梅树下。后因以借指梅花。唐 殷尧藩《友人山中梅花》:“好风吹醒罗浮梦,莫听空林翠羽声。”《送刘禹锡侍御出刺连州》:“梅花清入罗浮梦,荔子红分广海程。”文征明《千叶梅与方山人同赋》:“罗浮梦断情稠叠,瑶圃风生珮陆离。”

  指梅花瓣。孔尚任《桃花扇·传歌》:“你看梅钱已落,柳线才黄,软软浓浓,一院春色,叫俺如何消遣也。”

  对梅花的戏称。林和靖隐居西湖孤山,不娶,种梅养鹤为乐,故有梅妻鹤子之谓。后以梅妻指代梅花。陈维崧《八六子·枫隐寺感旧》:“渐舞榭成坟,歌台作寺,松雏已老,梅妻都嫁,只剩乱涧间腾鼯鼬。”

  对梅花的雅称。黄庭坚《王充道送水仙花五十枚欣然会心为之作咏》:“含香体素欲倾城,山矾是弟梅是兄。” 杨万里《烛下和雪折梅》:“梅兄冲雪来相见,雪片满须仍满面。”元 戴良等《对菊联句》:“缔芳笑兰友,论雅傲梅兄。”

  梅花。秦观《望海潮》:“梅英疏淡,冰澌溶泄,东风暗换年华。”宋 赵令畤《商调蝶恋花》:“媚脸未匀新泪污,梅英犹带春朝露。”

  “梅”字可拆出木、母二字,故以称梅。《湖海新闻夷坚续志·贵显·称旨除官》:宋神宗问叶涛曰:“‘自山路来木公、木母如何?’ 涛曰:‘木公正傲岁,木母正含春。’木公,松也;木母,梅也。” 元结《演兴·初祀》:“山之乳兮葺太祠,木孙为桷兮木母榱。”

  梅花的别称。因其清香淡雅,又为“岁寒三友” 之一。明 都卬《三余赘笔·十友十二客》:“梅花为清友,栀子为禅友。”

  梅花的别称。以花拟人,以其开于冷清的冬季,故称。宋 姚宽《西溪丛语·十客》:“梅花为清客。”

  梅花代称。元 无名氏《一枝花·惜春》:“春阴低画阁,梅瓣琼英落。”宋璟《梅花赋》:“若夫琼英缀雪,绛萼着霜,俨如傅粉,是谓何郎。”

  骨姿清瘦的仙人。指梅花。陆游《射的山观梅》:“凌厉冰霜节愈坚,人间那有此癯仙。”《二十年目睹之怪现状》:“凝情待久,无限恨、癯仙知否?”

  梅花的别名。南朝宋武帝女寿阳公主曾卧于含章殿檐下,梅花落公主额上成五出之花,拂之不去,皇后留之,自后有梅花妆。妇女多效之,在额心描梅为饰。元 杨维桢《香奁八咏·黛眉颦色》:“索画未成京兆谱,欲啼先学寿阳妆。”清 二石生《十洲春语》:“待明朝,端整寿阳妆,眉梢晕。”

  腊梅的别称。姜夔《浣溪沙》词序:“丙辰腊,与俞商卿銛朴翁同寓新安溪庄舍,得腊花韵甚,赋二首。”

  梅花的代称,谓其清雅淡香。宋 李元膺《洞仙歌》:“一年春好处,不在浓芳,小艳疏香最娇软。”金 赵伯成《蜡梅》:“冷艳疏香寂寞滨,欲持何物向时人。”

  本写梅姿,后因以指称梅花。范成大《古梅二首》:“压倒嫩条千万蕊,只消疏影两三枝。”

  指梅花。苏辙《戏赠李朝散》:“后堂桃李春犹晚,试觅酥花子细看。” 陆游《朝中措》:“彩燕难寻前梦,酥花空点春妍。” 陆游《冬至》:“探春漫道江梅早,盘里酥花也斗开。”

  即青女,神话传说中的霜雪之神,借指梅花。张先《南乡子》:“百卉已随霜女妒,东君。暗折双花借小春。”宋 张耒《明道杂志》:“霜女遗灵长着素,玉妃余恨结成酸。”

  梅花的代称。清 余怀《板桥杂记·丽品》:“轩左种老梅一树,花时香雪霏拂几榻。” 清 厉荃 《事物异名录·花卉·梅》:“《湖壖杂记》:“湖墅有三胜地,西溪之梅名曰香雪。”龚自珍《虞美人·陆丈秀农杜绝人事移居城东之一粟庵暇日以绿绡梅花帐额索书因题词其上》:“笛声叫起倦魂时,飞过蒙蒙香雪一千枝。”

  梅花的喻称。苏轼《再和杨公济梅花十绝》:“洗尽铅华见雪肌,要将真色斗生枝。”宋 吴师孟《蜡梅香》:“正绛跗初吐,秾华将茂,国艳天葩,真澹伫,雪肌清瘦。”

  梅花色白,故称。唐 孙逖《宴越府陈法曹西亭》:“雪梅初度腊,烟竹稍迎曛。”杜牧《代人作》:“斗草怜香蕙,簪花间雪梅。”范成大《代儿童作立春贴门诗》:“雪梅同雪鬓,相对两凌寒。”

  梅花的喻称。清 褚人获《坚瓠十集·西湖观梅》:“番阳张彦实兄楚材,为祕书监,约彦实观梅西湖。彦实作诗云:‘天上新骖宝辂回,看花仍趁雪霙开。’”

  梅花的喻称。清 贺裳《腊梅花赋》:“分寒枝于陇上,空染啼痕;传艳魄于罗浮,惟沾醉腻。”又美女的魂魄。皮日休《太湖诗·练渎》:“艳魄逐波涛,荒宫养麋鹿。”明 高启《吴女愤》:“渔灯照艳魄,夜冷珠衣薄。”

  梅花的别称。《太平御览》:“陆凯与范晔相善,自江南寄梅花一枝,诣长安与晔,并赠花诗曰:‘折花逢驿使,寄与陇头人;江南无所有,聊赠一枝春。’”后多以“一枝春”为梅花的别名。黄庭坚《刘邦直送早梅水仙花》:“欲问江南近消息,喜君贻我一枝春。”宋 陈师道《和豫章公黄梅》:“寒里一枝春,白间千点黄。”清 余梦易《一萼红》:“算消息、江南较早,也不须、遥寄一枝春。”

  梅报春信息,故称。但用得太死太多,曾被陆游批之。陆游《老学庵笔记》:“国初尚《文选》,当时文人专意此书。故草必称王孙,梅必称驿使,月必称望舒,山水必称清晖,至庆历后恶其陈腐,诸作者始一洗之。”

  指玉蝶梅。清 秦朝釪《消寒诗话》:“玉蝶横斜树,金泥小画屏。”玉蝶梅是梅花中珍品。宋 王世懋 《学圃杂疏·花》:“曾于京师许千户家,见盆中一緑萼玉蝶梅,梅之极品,不知种在何处。”元 王逢《杂题》:“藻池岸匝水仙井,满面香飘玉蝶梅。”清 钱泳《履园丛话·旧闻·康熙六巡江浙》:“次日,﹝康熙﹞幸虎丘,登万岁楼。时楼前有玉蝶梅一株盛开,芳香袭人。”

  指梅花。皮日休《行次野梅》:“茑拂萝捎一树梅,玉妃无侣独徘徊。”宋 汪元量《越州歌》:“鳌山灯月照人嬉,宣德门前万玉妃。”陈与义《和张矩臣水墨梅五绝》:“粲粲江南万玉妃,别来几度见春归。”

  本指美女,后成了梅花的喻称,谓其高洁如美女。吴文英《天香·腊梅》:“岭上寒多,溪头月冷,北枝瘦、南枝小。玉奴有姊,先占立、墙阴春早。初试宫黄淡薄,偷分寿阳纤巧。”王沂孙《花犯·苔梅》:“罗浮梦,半蟾挂晓,幺凤冷,山中乍起。又唤取、玉奴归去,余香空翠被。”苏轼《次韵杨公济奉议梅花》:“月地雪阶漫一樽, 玉奴终不负东昏。” 周紫芝《浣溪沙》:“无限春情不肯休,江梅未动使人愁,东昏觑得玉奴羞。”

  杨贵妃小名。”唐 郑嵎《津阳门》:“玉奴琵琶龙香拨,倚歌促酒声娇悲。”自注:“玉奴乃太真小字。” 杨万里《和祝汝玉作举子语之句》:“玉奴何必减花奴,省识春风作画图。”

  又泛指美女。苏轼《四时词》:“起来呵手画双鸦,醉脸轻匀衬眼霞。真态香生谁画得?玉奴纤手嗅梅花。” 元 萨都剌《送友人之金陵》:“楼中子弟皆年少,玉奴行酒吹鸾笙。” 明 陶宗仪《念奴娇·九日有感次韵》:“呼酒谩拨清愁,玉奴频劝,两脸添春色。”

  梅花的别名。谓其高洁如玉。毛滂《玉楼春·定空寺赏梅》:“醉翁满眼玉玲珑,直到烟空云尽处。”元 刘炳忠《江边梅树》:“素艳乍开珠蓓蕾,暗香微度玉玲珑。”

  白梅花的美称。苏轼《六年正月二十日复出东门》:“长与东风约今日,暗香先返玉梅魂。” 范成大《樱桃花》:“借暖冲寒不用媒,匀朱匀粉最先来。玉梅一见怜痴小,教向傍边自在开。”

  梅花喻称。以其冰清玉洁,如美人之面。宋 魏杞《虞美人》:“冰肤玉面孤山裔,肯到人间世。天然不与百花同,却恨无情轻付、与东风。”

  梅花别称。谓其高洁,似天仙一般。清 厉荃《事物异名录·花卉·梅》:清·厉荃《事物异名录·花卉·梅》:“释明本《梅花试》:‘朵中飞下玉霄神,仙韵娇姝一粉线、状元花

  梅花的别称。谓梅花为花中魁。宋 徐清叟《净明院和御制诗》:“冲冻细寻梅信息,枝头喜见状元花。”

  《范村梅譜》宋·范成大撰。成大有《桂海》、《虞衡志》諸書,已别著録。此乃記所居范村之梅,凡十二種。前後皆有自序。梅之為物,其名雖見於《尚書》《禮經》, 然皆取其實而不以花著,自唐人題咏競作,始以香色重於時,成大剏為此編,稍辨次其品目。然如緑萼梅一種,今在吳下已為常植,而成大乃矜為人間不多見之物,則土宜之異,或者隨時遷改歟?又,楊无咎畫梅有名,後世皆珍為絶作,而成大後序乃謂“其畫大畧皆如吳下之氣條,雖筆法竒峭,去梅實遠。”與宋孝宗詆无咎為村梅者,所論相近,蓋其時猶未甚重无咎之畫。至嘉熈淳祐間,趙希鵠作《洞天清録》,始稱江西人得无咎一幅梅,價不下百千疋,是亦可以覘世變也。《通考》以此書與所作《菊譜》合為一,題曰“范村梅菊譜二卷”,然觀其自序,實别為書。今故仍各加標目焉。

  梅,天下尤物,無問智賢愚不肖,莫敢有異議。學圃之士必先種梅,且不厭多。他花有無,多少,皆不繋重輕。余於石湖、玉雪坡既有梅數百本。比年又於舍南買王氏僦舍七十楹,盡拆除之,治為范村,以其地三分之一與梅。吳下栽梅特盛,其品不一,今始盡得之。隨所得為之譜,以遺好事者。

  遺核野生,不經栽接者。又名直脚梅,或謂之野梅。凡山間水濱,荒寒清絶之趣,皆此本也。花稍小而疎瘦,有韻,香最清,實小而硬。

  花勝直脚梅,吳中春晩二月始爛漫,獨此品於冬至前已開,故得“早”名。錢塘湖上亦有一種,尤開早。余嘗重陽日親折之,有“横枝對菊開”之句。

  行都賣花者,爭先為竒。冬初所未開,枝寘浴室中薫蒸,令拆,强名早梅,終瑣碎,無香。

  余頃守桂林,立春,梅已過。元夕則見青子,皆非風土之正。杜子美詩云“梅蘃臈前破,梅花年後多。”惟冬春之交,正是花時耳。

  吳下圃人以直脚梅擇他本花肥實美者,接之,花遂敷腴,實亦佳,可入煎造。唐人所稱官梅止謂“在官府園圃中”,非此官城梅也。

  消梅花與江梅、官城梅相似,其實圓小鬆脆,多液無滓。多液則不耐日乾,故不入煎造,亦不宜熟,惟堪青噉,比梨,亦有一種輕鬆者,名消梨,與此同意。

  會稽最多,四明、吳興亦間有之。其枝樛曲萬狀,蒼蘚鱗皴,封滿花身。又有苔鬚垂於枝間,或長數寸,風至,緑絲飄飄,可玩。初謂“古木”,乆歴風日致然。 詳考會稽所産,雖小株,亦有苔痕,蓋别是一種,非必古木。余嘗從會稽移植十本。一年後,花雖盛發,苔皆剥落殆盡,其自湖之武康所得者,即不變移,風土不相宜。會稽隔一江,湖蘇接壤,故土宜或異同也。凡古梅多苔者,封固花葉之眼,惟鏬隙間始能發花。花雖稀而氣之所鍾,豐腴妙絶,苔剥落者,則花發仍多,與常梅同。

  去成都二十里,有卧梅,偃蹇十餘丈,相傳唐物也,謂之梅龍。好事者,載酒遊之。

  清江酒家有大梅如數間屋,傍枝四垂,周遭可羅坐數十人。任子嚴運使買得,作凌風閻臨之,因遂進築大圃,謂之盤園。

  花頭甚豐,葉重數層,盛開如小白蓮,梅中之竒品。花房獨出而結實多雙,尤為瑰異,極梅之變,化工無餘巧矣。近年方見之,蜀海棠有重葉者,名蓮花海棠,為天下第一,可與此梅作對。

  凡梅花,紂蒂皆綘紫色,惟此純緑。枝梗亦青,特為清髙,好事者比之“九疑僊人萼緑華”。京師艮嶽有萼緑華堂,其下專植此本。人間亦不多有,為時所貴重。吳下又有一種萼,亦微緑,四邊猶淺,綘亦自難得。

  亦名黄香梅,亦名千葉香。梅花葉至二十餘瓣,心色微黄,花頭差小而繁宻,别有一種芳香,比常梅尤穠美。不結實。

  粉紅色。標格猶是梅,而繁宻則如杏。香亦類杏。詩人有“北人全未識,渾作杏花看”之句,與江梅同開,紅白相映,園林初春絶景也。梅聖俞詩云“認桃無緑葉,辨杏有青枝。”當時以為著題。東坡詩云“詩老不知梅格在,更看緑葉與青枝”,蓋謂其不韻,為紅梅解嘲云。承平時,此花獨盛於姑蘇。晏元獻公,始移植西 岡圃中。一日貴游,賂園吏得一枝分接。由是都下有二本,嘗與客飲花下,賦詩云“若更開遲三二月,北人應作杏花看”,客曰“公詩固佳,待北俗何淺耶?”晏笑曰“傖父安得不然。”王琪君玉,時守吳郡,聞盗花種事,以詩遺公曰“館娃宫北發精神,粉瘦瓊寒露蘂新。園吏無端偷折去,鳯城從此有雙身。”當時罕得如此。比年展轉移接,殆不可勝數矣。世傳吳下紅梅詩甚多,惟方子通一篇絶唱,有“紫府與丹來換骨,春風吹酒上凝脂”之句。

  多葉紅梅也。花輕盈,重葉數層,凡雙果,必並蔕。惟此一蔕而結雙。梅亦尤物。杏梅花比紅梅色微淡,結實甚匾,有斕斑色,全似杏味,不及紅梅。

  本非梅類,以其與梅同時,香又相近,色酷似蜜脾,故名蠟梅。凡三種,以子種出,不經接,花小香淡,其品最下,俗謂之狗蠅梅。經接,花疎,雖盛開,花常半含,名磬口梅,言似僧磬之口也。最先開,色深,黄如紫檀。花宻香穠,名檀香梅。此品最佳。蠟梅,香極清芳,殆過梅香,初不以形狀貴也。故難題詠。山谷簡齋 但作五言小詩而已。此花多宿葉,結實如垂鈴,尖長寸餘。又如大桃,奴子在其中。

  梅,以韻勝,以格髙,故以横斜疎瘦與老枝恠竒者為貴。其新接穉木,一嵗抽嫩枝直上,或三四尺,如酴醿、薔薇輩者,吳下謂之氣條,此直宜取實規利,無所謂韻與格矣。又有一種糞壤力勝者,於條上茁短横枝,狀如棘針,花宻綴之,亦非髙品。近世始畫墨梅。江西有楊補之者,尤有名。其徒倣之者,實繁。觀楊氏畫大畧皆氣條耳,雖筆法竒峭,去梅實遠, 惟廉宣仲所作差有風致,世鮮有評之者,余故附之譜後